张大千珍品人物册页 – 李丽莎姐妹

           

    2004年,著名收藏家孙国志先生赴平壤访问期间,朝鲜友人徐世日先生赠其一本家传的李丽莎姐妹张大千的册页。此册页以一位朝鲜少女为创作素材,该作的创作背景承载了李丽莎姐妹发生在上个世纪30年代张大千的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张大千的一段异国情缘
    张大千是具有世界影响的中国画大师,他所以能闻名于世或许是以他天才的作品,或许是他与敦煌千丝万缕的因缘,也或许是他风流的情史,但关键的是作为张大千本人来李丽莎顾欣怡儿童节说的那一种特殊的感情,他的爱情故事或许有很多,但绝非滥情,一种情感在艺术家眼中或许就是一种艺术,更何况是张大千这样一个把艺术与生活紧密相连的艺术天才。
    据张大千年谱:
    一九二八年,民国十七年,戊辰,三十岁,与兄善合用大风堂。夏游广东罗浮。冬赴日本、朝鲜。
    张大千在朝鲜期间,结识了一位名叫春红的朝鲜姑娘。
    春红是朝鲜“伎生学校”毕业的“伎生”,相当于日本的艺妓,张大千原本就对日本艺妓情有独钟,这个受过专门训练的15岁姑娘不但能歌善舞,而且会作诗填词,当时平壤“日本三菱公司”盛情款待张大千,就约了春红去侍酒,张大千一见钟情,爱得不得了,便将她要了来。
    春红也对中国这位大画家、满嘴长须的风流客芳心迷惘,亲密异常,她天天去旅馆看大千作画,还为他侍奉笔砚,娇滴滴,情依依,更使得大千乐不思蜀了。
    但是两人言语不通,只能以汉字或者是图画来交流,他曾为春红作过不少诗,其中有一首就是张大千在二人在旅馆中示爱时而作,诗云:
      盈盈十五最风流,一朵如花露未收。
      只恐重来李丽莎顾欣怡儿童节春事了李丽莎姐妹,绿阴结子似福州。
    这首诗中饱含了张大千对异乡女子春红那种“红颜翩翩娇柔浓”的李丽莎姐妹由衷情感,那时那刻,他的心只被这朵貌美芳华的花所填满,他的头脑的高地在这一段时期都被这份狂热的爱情所占据。
    于是春红同张大千整日如胶似漆,形影不离,活像一对天上下凡的鸳鸯。
    春红天生的一双机灵巧手,画的一手如闺中秀的兰花。她不揣冒昧为大千画兰求证,大千有题诗道:
      闲舒皓腕似柔翰,发叶抽芽取次看。
      前辈风流谁可比,金陵惟有马香兰。
    两人的缠绵可见一斑,作为一个朝鲜伎生,春红的身世自是不堪一提,她与张大千的风流也不过是一时之欢,张大千在风流中展现着自己的才华与英姿。

             
    不过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据说这一段恋情,曾传回国内的家中,他的第一个妾黄凝素知道了,曾写信质问,张大千一不做二不休,立即将他与春红的合影寄回家中,并附诗云:
      触讳踌躇怕寄书,异乡花草合欢图。
      不逢薄怒还应笑,我见犹怜况老奴。
      依依惜别痴儿女,写入图中未是狂。
      欲向天孙问消息,银河可许小星藏?
    字里行间,野性毕露。同时也充满着自己对女子的李丽莎姐妹痴情,和对自己的充足信心。
    大千在旅途中一度川资匮乏,而春红作为当时一个朝鲜年轻又貌美的伎生,颇有积蓄,大千曾多次向春红借钱。
    有一次大千向春红借了李丽莎姐妹200朝币,说是国内钱汇到后即还,不料隔日不多,春红就急急忙忙劝大千回国,也不说明理由。大千很不高兴,以为春红嫌他没钱,要赶他走,不禁言语相责,那春红也听不懂,一转身哭着跑开了,谁可曾知道,这一别之后,他再也没有见到春红,这一别竟成了永别。
    就在大千离开朝鲜后不久,爆发了历史上著名的“万宝山事件”,朝鲜人发生暴动,满城风雨,骇人听闻,杀死当地华侨2000余人,一段时间里,朝鲜的华人一直过着遮遮掩掩的生活。大千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李丽莎最新视频完整版春红强烈要求他赶紧回国并不是嫌弃他,而是那时候她已经认识到当地局势日趋紧张,当地很多人已经开始策划暴动,而张大千不懂朝鲜事理,亦不会朝鲜话,自然是无从得知,如果那个时候他不是在春红的要求下及时离开了朝鲜,恐怕就难免在暴动中出什么意外,所以说到他的朝鲜之行的时候,他总是强调春红,一个刚

[1] [2]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